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OG视讯 > 帝国主义战争 >

一场帝国主义战争和一座城市的命运

归档日期:06-12       文本归类:帝国主义战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日俄战争是一场发生在中国领土上的两大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战争,这场战争后,日俄双方签订的《朴茨茅斯条约》却使长春这座默默无闻的小城一夜之间举世皆知。这源于该条约对日俄双方铁路利益的划分以长春为界,从此,长春成为日本南满铁路和沙俄东清铁路的交会点,其后,吉长铁路也在这里交会。近代长春被人们称为铁路拖大的城市,就是因此而起。而日俄双方为何划长春为界,为何不划在公主岭或是哈尔滨呢?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日本和沙皇俄国为争夺中国东北和朝鲜,均投入巨大的经费和人力物力,战争持续1年多,最终以沙皇俄国的失败而告终。1905年9月5日,双方在美国的调停下,历经长达25天的谈判后,签订了《朴茨茅斯条约》,正式结束了在中国土地上进行的这场战争。

  《朴茨茅斯条约》中涉及长春的条款规定:“俄国政府允将由宽城子(长春)至旅顺口之铁路及一切支路,并在该地方铁道内所附属之一切权利财产,以及在该处铁道内附属之一切煤矿,或为铁道利益起见所经营之一切煤矿,不受补偿,且以清国政府允许者均移让于日本政府。”该条约中为何以长春为界,其依据是什么,在当时的条约中并未提及,在以往的史料、文献中也很少涉猎。事实上,其真正原因与日俄战争中的一件事密切相关。

  1905年2月,奉天地区的日军在长达100余公里的战线上集结重兵,日本司令大山岩元帅计划分别从正面和两翼进攻俄军。此时,沿沙河一线个独立的野战集团,总兵力达33万人。这是日俄战争期间著名的奉天会战,是日俄战争规模最大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陆上战役。

  日军组织正面进攻的同时,采取了深入敌人后方的迂回战术,切断俄军的后方给养,焚烧粮草,截断交通。担任此项任务的部队是骑兵第一旅团,也称秋山支队,旅团长为有“日本骑兵之父”之称的秋山好古,他是日本骑兵名将,在日俄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

  当时,他作为骑兵第一旅团长出征,奉天之战中打败了3倍于己的、号称世界最强的哥萨克骑兵的突击,特别是沙河会战后的黑沟台会战,以8000兵力顶住了11万俄军进攻达3天之久。他在战斗中采取灵活战术,打破常规,将机关枪配置到骑兵部队,随机转换骑兵与步兵角色,大败俄军,赢得了战役转折点。

  奉天会战之初,秋山好古就派出山内少尉等44名骑兵军官深入敌后,对敌人粮食和武器运输线公里,之后再次派出建川美次中尉等6名骑兵侦察,前后23天,行程长达1200多公里。在汇集侦察兵情报后,秋山好古派出了永沼挺进队。这是一支机动性很强的部队,可以说不受任何限制,敌方的任何设施均为其攻击目标。

  永沼挺进队由170名骑兵与200名马队组成,指挥官为骑兵第八联队联队长永沼秀文中佐。所谓的马队,其实就是东北当地的土匪。日俄战争爆发后,敌对双方都尽量把这些土匪纳入自己的控制,利用他们熟悉当地习俗及地形地貌的特点,来进行谍报和其它破坏活动。

  永沼挺进队这次深入俄军后方的一个最主要任务就是远赴窑门(今德惠),炸毁其境内东清铁路上的松花江大桥,切断俄军补给线。在东清铁路上的桥梁中,规模最大的要数哈尔滨附近的松花江桥,但那里太远了,其次就是窑门附近的一座桥。

  永沼挺进队从黑沟台南面的苏麻堡村出发,向西绕行着往北而去。之后并没有马上渡过浑河,而是沿着浑河左岸向南行进,在小北河这个地方越过已经结冰了的浑河,来到右岸。这时前方侦察兵报告:由俄军米西琴科少将所指挥的骑兵旅团骑兵大部队开始了南下,碰巧也是沿着浑河右岸向南而来,阵容的强大,就像一个城市在移动。为了防止被对方发现,永沼挺进队昼伏夜出,白天躲在老百姓家里,把马也牵到屋里,晚上出发,在到达最终目的地前,尽量避免与敌方接触,在无法避免战斗时,就让马队去打。他们把马队放在了明处,而隐藏自己的身份,以迷惑敌方,隐蔽起日本骑兵北上的行踪。这样走走停停,打打藏藏,走了近1个月的时间。

  2月9日,队伍来到一个叫拉拉屯的村庄,这里离敌人前线天的行程。经过情报收集以及对窑门大桥附近的侦察得知,米西琴科部已经先期到达,并在大桥附近数公里处构筑了坚固的步、炮兵阵地,并由哥萨克骑兵主力坚守,显然俄军已发现日军企图。于是,永沼秀文当即作出决定,改变方针,放弃预定目标的实施,迅速南下,只要在俄军的后方,不管炸掉哪座铁路桥都可以。之后不久,永沼挺进队得到报告,在宽城子以南的新开河上有一座铁桥,俄守军兵力较为薄弱。永沼秀文立即组织队伍加速赶赴新目标——新开河大桥。

  俄军的错误情报导致其将米西琴科的大军布置到了远离主战场的松花江一线,由此造成奉天会战中俄军实力最强的哥萨克部队只是漂流在没有日军的北方,奉天会战的失败与此密切相关。对日军来说,永沼挺进队在战略上以较少的兵力牵制了百倍于己的敌军,减轻了奉天会战中日军的压力,可谓功不可没。

  永沼挺进队日夜兼程,于2月11日(日本纪元节)傍晚到达预定目标附近。暂作休整后,于2月12日2时30分向大桥方向运动,中途被俄军发现,双方发生了激烈战斗,日军骑兵中尉田村马造和上等兵望月康二两人战死。日军最终将新开河铁路桥炸毁。随后,俄军的增援部队越聚越多,永沼部边打边撤,终于逃出俄军的防线。

  战乱中,永沼挺进队没能将田村马造和望月康二的尸体带走。战斗结束后,虽双方为敌,但同为骑兵,俄军为了表示对同行的同情,同时也为表达对田村马造和望月康二勇敢的敬意,特将他们尸体予以厚葬,并且还根据米西琴科的指示,为二人竖起了一座由铁道枕木改制的墓碑。然而就是这一座墓碑,改变了长春的命运。按当时的惯例,战胜国可以将获得的土地和交通线划为部队所占领的区域。而日俄战争最后一战的奉天会战,日军占领昌图一线,俄军则被赶到四平(叶赫站)后,陆上战争即结束。

  之后,在双方的谈判中,日本政府刚开始就以胜利者的姿态设定了三条“绝对必要”的先决条件,其中之一就是“使俄国将辽东半岛租借权和哈尔滨至旅顺间铁路让与日本”。谈判中,双方就辽东租借地的让与问题达成协议,然而在谈到关于“哈尔滨至旅顺间铁路及其它一切支线,并其附属之一切权利、特权、财产及属于该铁路或为其利益而经营之一切煤矿,均须不附带任何债务及负担而由俄国让与日本”的条款时,双方就铁路的移让问题上并无异议,但在让渡的区分点这一问题上,双方相持不下。

  俄方谈判代表坚决反对以哈尔滨为区分点,并提出两点理由:一为它不是商业中心,作为最终车站将会发生困难;二为日本军队并未到达哈尔滨。日方代表见俄方态度坚决,为打破僵局遂提出将区分点改为“该铁路第二次通过松花江之地点作为区分点”的建议,俄方拒不让步,坚持以双方前线接触点昌图为界。日方代表则又提出区分点应放在日俄军队前哨接触点公主岭范家屯,并提出附加条件,即将宽城子至吉林间铁路支线一并移交日本,但俄方谈判代表并不认可此种说法,认为日本并未实际占领,谈判又陷入僵局。

  最后日本谈判代表拿出俄军为日本人所立墓碑为证据,证明其“占领”,俄国人无奈地承认了现实并做出让步。俄国代表最终同意将分割点改在了宽城子(长春)。

  这其中带着一种让国人无法接受的羞辱,有学者提出这样的想法:如果当时永沼挺进队未能炸掉新开河铁桥,或者米西琴科不为日本人建墓树碑,长春的历史可能就会改写,很可能到现在还是一个小集镇或县城。然而历史不能假设。虽然这场战争、这座墓碑偶然成为长春发展的元素之一,但留给人们心中的却是永远抹不去的伤痕。

本文链接:http://witsondvd.com/diguozhuyizhanzheng/34.html